yuru

安定的素食

【双子/QUELL】星星

#以壱流为视角的第一人称注意,双子一起看星星的小故事

#无cp要素

「壱流?居然穿这么少坐在外面……」

糟糕,听壱星的声音感觉好像有点不妙。

午后的阳台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十分温暖。不知不觉中太阳早已沉入西方的地平线,气温也随着阳光的离去一下子降了下来。

不是没有觉察到变化的温度,只是懒得去拿外套,所以干脆就这样继续待在阳台这件事……和壱星说的话一定会惹他生气的吧。

虽然我觉得他已经全部知道了。

这个时候,还是直接道歉比较好吧。

回过头,果然看见了壱星显得有些生气的眼睛。我连忙双手合十,说道。

「对不起,以后不会这样了。」

「……真是的,英知也说过,最近昼夜温差变化很大,要小心注意不要生病吧。」

什么柔软的编织物被小心的披到了身体上,壱星一边小声抱怨着一边靠了过来。我稍稍往左边移了移,空出一小块坐的位置。

浅色的毛毯因为藏入了两个人而变得愈加温暖。

「今天一天都一个人待在这里?」

「嗯,从早上开始。」

我和壱星的工作基本都在一起,今天却难得的只有我一个人是off,壱星和英知一起,柊羽则是单独一个人的工作。

因为是久违的一个人在宿舍,吃早餐的时候柊羽和英知担心的嘱咐了好久……就连壱星,也在中午的休息时间接连发过来好几条短消息。

不得不一个人一个人认真的安抚过去,等到终于全部回复完毕的时候,肚子已经不知不觉的叫起来了。

「壱流一个人待在宿舍的话,不会寂寞吗?」

「才不会,而且只有一天,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这句话只在这里说哦。

寂寞什么的,可能,只是可能吧,有一点点。

坐在阳台边,阳光暖洋洋地洒在身上,不需要怎么动身体就会被温暖包裹,整个人不知不觉变得有些惫懒。

总感觉如果坐在这里,回过头就可以看见他们像往常一样在公共房间忙来忙去的模样……不小心就从早晨待到了晚上。

等到黑暗占据了视野,遥远天空又有明亮的光芒忽忽闪闪地点燃。

令人更加不忍离开。

然后就被壱星发现自己没有穿外套,结果害他担心了。

「在看星星吗?」

壱星的头发在我的鼻子边上摇来摇去,毛茸茸的,有点痒。

我伸手把晃到眼前的发丝拨到一旁,抬头望向晴朗的夜空。

镶嵌于遥远天幕的星星仿佛一颗颗无价的宝石,我找不出什么更加完美的词去形容它们,只是望着天空,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从静默的心湖悄悄升起。

如果是壱星的话,会知道什么合适的词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我看向壱星,他像是感受到我此刻在想什么似的,冲着我露出一个微笑。

他说。

「真是漂亮的星星呢……感觉可以实现人的愿望。」

「……实现愿望?」

「有‘只要向着最明亮的那颗星许愿,愿望就会实现‘这样的说法。」

「我只听说过在有流星的时候许愿这个说法哎。」

「可是有这种说法也不赖吧。」

「说的也是。」

我不禁望向夜空。哪颗星是最明亮的呢?是因为天气很好的缘故吗,总觉得今晚的星星都特别明亮,它们一个接着一个争先恐后地发着光,根本找不到最亮的那一颗。

纠结了一会儿,我指向挂在西方的那颗星星。

「最亮的是这颗吧?」

可惜的是,显然壱星和我有不同的看法。他指向了相反方向的那一颗。

「我觉得是这个。」

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那颗星星的确很明亮,不过我的也不差。

「要找出最亮的那一颗星星很困难呢。」

「是啊,感觉哪个都像是最亮的样子。」

聊着聊着,慢慢安静了下来。

壱星的体温伴着柔软的毛毯妥帖的温暖着夜风中有些微凉的身体,实在是太舒服了,睡意一下子涌了出来。

就在我忍不住想要打哈欠的时候,壱星像是发现了什么,望向天空的眼睛闪闪发光。

缠绵的睡意被壱星突然提高的声音赶跑了一多半。我打起精神,朝着他遥遥指着的方向望过去。

那是与周围耀眼的小家伙们相比,黯淡了许多的一颗星星。

「壱流,你看,那一颗就是北极星。」

从壱星口中说出的是就算是不怎么关注这方面的我也知道的大名鼎鼎的星星,没想到是这么普通的模样,稍微感觉有些意外。

「没想到居然能找到这个,好厉害。」

「是上次柊羽教我的,看,北边那三颗明亮一点的组成M形状的星星,把它们连一连,就可以找到北极星了。」

尽管壱星很详细的和我解释了,但是听不懂的东西到底还是无论如何也听不懂。

我装作已经很懂了的“嗯嗯”点着头,努力的想要应付过去。

壱星小声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他果然知道我实际上根本没有明白的事情。不懂就是不懂,我也没办法的嘛。

又安静的看了一会儿星空,我们就随意的聊起了其他的东西。

「今天的工作是和英知一起的吧?是一个人先回来的吗?」

听到我的疑问,壱星点了点头。

「我的工作结束的比较早,但是英知好像要忙到很晚的样子,就拜托灰月桑让我搭他的车一起先回来了。」

如果我也在的话,壱星大概会等英知结束工作后再一起回来吧。

「感觉北极星和英知很像。」

不知道什么时候,壱星又望向了夜空。

他抬起手,指着那颗不是特别明亮却让人无法忽视的星星。

只是身为二等星的它也许没有其他明亮的星星那样吸引人的光华,但它是如此重要,为迷途的人们默默的发着永不熄灭的光芒。

「那柊羽的话就是那一颗吧?」

我指着天空正中央的那颗星星说道。

那是一颗又大又亮的星星,有三颗略微小一点的星星紧紧围绕着它,像是在夜幕上团成了一个小小的明亮的圆圈。

「英知的……」

壱星的手指着英知的星星向我这边划过来。

「和柊羽的……」

我指着柊羽的星星也在半空中向着他划了过去。

慢慢的,两个人的手指碰到了一起。

「真好呢,壱流。」

「真好呢,壱星。」

我们对视着,不约而同地藏在毛毯里,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柊羽的那颗星星不知道是什么名字啊。」

「等他回来问一问吧,感觉他一定会知道的。」

「柊羽本身就给人一种他什么都可以做到的感觉呢……说不定这里颗星星其实叫作‘无所不能星‘之类的?」

「不会有壱流你说的这种奇怪的称呼的啦。」

明明这是个超级无敌棒的名字。

壱星还真不了解它的美感。可惜。

「那你说什么名字比较好?」

听到我的话,壱星难得露出了感到困扰的神色。他想了一会儿,说。

「……‘柊羽星‘这样的?」

没等我说什么,他先钻进毛毯里挡住了脸,被编织物阻挡而变得有些模糊不清的声音颤颤巍巍的传了出来。

「……输掉了。」

壱星这样害羞的样子非常难得,真的是特别可爱。

我忍不住隔着毛毯揉了揉他的头发,就像英知经常对我们做的那样。

视线不知道为什么转向了在黑暗中发着淡淡微光的时钟。

已经快到晚上九点了啊。

「柊羽……英知……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壱星很快回答了我,他对行程时间这类的东西一向记得很清楚。可能是有人记得就放松了警戒心,关于行程安排我总是只记个大概,虽然按照壱星的说法我只是自己太懒在找借口而已。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英知的话大概在十点左右,柊羽会再晚一点的样子。」

「反正现在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先把今天的晚餐做好吧。」

「好啊。」

那么晚上要做些什么好呢。

这种话自己说有点不好意思,尽管在料理方面只是初学者,但是为了能够好好的帮上忙,我可是有下了功夫努力学习的。

我们两个人都是同样的心情。

「机会难得,不如做一些有关星星的料理吧。不用太复杂,像是把什么切成星星的形状这样的……」

「我们也可以做的,简单又漂亮的星星料理。」

两个人的目光触及到了一起。

「就决定是它了!」

我们异口同声的说着,立刻为晚餐的准备而忙碌起来。

[郁泪]恋爱的颜色

☆10.06郁泪日快乐(*/ω\*)想要吃糖

☆渣文笔+安定的我流ooc 注意

/

/

——如果可以喜欢上一个人的话
——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从剧组回来的路上,发现了格外可爱的花朵。

不知名的粉色小花在六月的微风中轻轻摇荡着,被逐渐沉入地平线的夕阳染上朦胧的暖色。

“恋爱是粉色的吗……?”

曾经读过的书中字句猛地闯入脑海里,不知不觉便缓缓地自嘴中流泻而出。

回过神来的时候,握在手中的智能手机已经储存好了刚刚拍摄的照片。没等大脑好好思考,他就已经熟练的打开电子邮件页面,把花朵的照片传送了过去。

「听说这是恋爱的颜色呢?」

附上了这样的标题,对方收到的时候,也只会感到奇怪的笑笑吧。

这个时间郁君大概还在忙着工作,不会很快看到新消息的吧。又蹲着看了风中摇曳的可爱花朵一会儿,感觉到有些累了便站了起来。他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打算把一直拿在手里的智能手机收到口袋里。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收到新消息的声音。

打开一看,果然是那个人发来的消息。

「真是可爱的花朵呢」

「说到代表恋爱的颜色的话,好像也听说过蓝色是恋爱的颜色这个说法,虽然我忘记是在哪里听说过了。」

他想了想,发了一条新消息过去。

「真稀奇,郁君会对恋爱的话题感兴趣吗?」

没有马上收到回信。可能刚才是在工作间隙看到他发来的照片,正好有时间就回复了吧。现在没有回消息,应该是又忙起来了。

“啊,电车的时间快到了。”

虽然想着错过了这一班电车搭乘下一辆也没关系,脚下的步伐还是不由得加快。努力的大迈步后传到耳朵边缘的车门关闭的声音,令人不禁感到安心下来。

等找到空闲座位坐下,有时间拿出智能手机翻看时,才察觉到对面已经发过来了新的消息。

「啊,抱歉,泪,刚刚正好在拍摄,没来得及回复消息,现在已经结束准备回去了。」

「恋爱的话题啊……虽然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对这个还是蛮感兴趣的呢。哈哈,可能是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多少有些好奇吧。」

意外收到这样的话语,他盯着发着淡淡微光的屏幕许久,才慢慢的打下回复。

「郁君向往着恋爱吗?」

这一次,新的消息很快传送了过来。

「与其说是向往着恋爱,不如说是向往着‘喜欢‘这一种情感吧……像是粉色那种轻飘飘而又甜蜜的恋爱,或者像是蓝色那种平和深沉的爱情……听到的多了,偶尔会期待这种未知的情感呢。」

「自己这么讨论着“恋爱”总感觉有些害羞啊。不过既然提起来了,泪觉得,恋爱是什么颜色的?不回答也没关系啦,只是突然想到就问一问」

恋爱的颜色吗……?

有粉色的花朵在脑海中绽放,一朵,两朵,乃至任性的占据了整个心田,肆意满开着。

「我不知道。不过花的话,是粉色的。」

「郁君说向往着‘喜欢‘这一种感情……如果可以喜欢上一个人的话,郁君希望是什么样的人呢?」

仿佛是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似的,打好的字句又马上忍不住删掉了。只是,他盯着着空白的发送栏好几秒,手指再次按出了同样的文字。

自然而然的发送。

偶尔任性一下也没关系吧。只有自己这样一直忐忑不安着,也太狡猾了。

而且,也许对方完全体会不到自己这样问的意义……

可即使是自作多情,得到的不是理想中的答复,他想,他也会很开心的吧。

能有现在这样幸福的日常,是过去生活在只有音乐的世界的他曾经无法想象的事情。已经这么幸福了的他,已经拥有了这么多本不该被触及的宝物的他,还想要贪图更多东西……是可以被允许的吗?

想着只有自己不安很狡猾什么的……可是狡猾的那一个,从来只是自己吧,他知道的。

“没有新消息呢。”

他仰起头,电车顶部白色的灯光像疾风一样呼啦啦的闯进了有些酸涩的眼睛里,给人带来一种奇怪的疼痛感。

果然,突然这么问,对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吧。

还有几站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他最后瞥了一眼白色的屏幕,一如意料之中还是只有已经读取的寥寥语句。抬起的手顿了顿,准备把它收起来。

结果手上的动作还没来得及做成一半,收到新消息的提示音就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清脆、短促的电子音像是小小的蜜蜂一般“叮”的一声吻上心口。

短暂的沉默。

仅仅是轻轻按动按键的动作,似乎都变得莫名的沉重。

有什么在按压着手指,叫嚣着阻止他打开。另一边却又有什么在大声呐喊着,催促着犹豫不决的心。

撕扯着,躁动着,然后在一片寂静中,什么东西鼓开了小小的土包,一个,又一个,接连不断的冒了出来,怎么阻挡也只是白费力气而已。

……如果可以喜欢上一个人的话,你希望是什么样的人呢?

……

……

「我希望这个人是你」

……

……

而后,大簇大簇的花朵,终于热烈地开放。

【海隼】深夜的吻

☆试着写了一下深夜六十分,短打

☆路灯/都市传说/笨拙的温柔

@海隼同人主页

/

/

“居然把魔王大人一个人丢在这里,我可要好好地夸奖你一下哦?”

“什么啊,突然发短消息说要过来,被吓到的是我才对吧?我可是刚结束节目录制就拼命赶过来了啊,隼。”

微薄的白色水雾渐渐消散在秋日凉薄的空气中,运动后的掌心微微发热,是恰到好处的温度。

仿佛提前预示到中场休息时间,刚好在他拿起智能手机时传送到的短消息,准时得颇让人想要露出苦笑。

只剩下不到四十分钟的录制时间,竟然也逐渐变得漫长起来。像这种深夜突然说要一个人过来,即使对方是那样轻描淡写的语气,果然还是会感到担心的吧。

“是海的错哦?”

“好,好,是我的错啦。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没有多想就承认了错误,然后便放心的露出了笑容。

路边暖黄色的灯光落在那个人白色的身影上,笼着一层朦胧的光晕。仿佛要溶化在这莫名温柔的夜色中,连心也变得格外柔软起来。

“而且这是奖励,对辛苦工作的海的奖励♪”

“已经很晚了啊,隼。”他看了一眼时间,现在距离零点刚好还有五分钟。

“「深夜的幸子小姐」”

“嗯?啊,是昨天晚上恋说过的那个吧,最近在学生中流行起来的,「深夜的幸子小姐」怪谈什么的。”

午夜零点时,拿着纸人偶,闭着眼睛站在路灯下在心里默念“幸子小姐,带来幸福的幸子小姐”三遍,然后把纸人偶撕破,幸子小姐就会出现,实现你的愿望。

“隼,你对这种都市怪谈感兴趣?说起来以前在上学的时候也很流行的啊,像是「笔仙」之类的,虽然我没有关注过,但是在女生之间好像人气很高……等等,隼,你手中拿的是什么?”

莫名出现在自家队长手里的东西,毫无疑问的是被叫做纸人偶的手工制品。

白色的魔王大人把其中一个塞到有些愣神的搭档手中,理所当然的说道。

“海,来玩吧~”

“……真是的。”

说起来,他是不太相信这些东西的。即使平日里某个人引发的灵异事件几乎可以称之为日常,对于这些都市怪谈的事物,他多是处于旁观的态度。

该说是习惯好呢,还是不感兴趣呢。不过偶尔玩一下,感觉也没什么关系。

看着眼前那个人兴致勃勃的模样,他顺应对方的话握住纸人偶,然后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还有30秒~海,不要睁开眼睛哦~”

“我不会睁开的啦。突然说要玩这个,虽然只是顺便问问,隼,你也有想要幸子小姐实现的愿望吗?哈哈,不过不太可能啊……”

“……有哦。”

“隼的话,感觉有点意外呢。”

“是吗?需要幸子小姐实现的愿望,我也是有的哦。”

脸侧感觉到温热的吐息。这个家伙是凑过来了吗?这样想着,他却没有睁开眼睛。

“三、二……一。好啦,现在是深夜的幸子小姐时间~”

什么啊,那个「深夜的幸子小姐时间」。

令人哭笑不得的轻快声音在耳畔响起。是不是要按照步骤在心里默念咒语呢,这样思考着的时候,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轻轻覆盖上自己的唇瓣。

这是一个吻。

冷冽的、携带着十一月的飘雪气息的吻,不知不觉的变得深刻起来。

是这暖色灯光的缘故吧。今晚的夜色,实在是太过温柔了一些。

“看,幸子小姐,实现愿望了吧?”

“真是狡猾啊,隼。”

“都说是给努力工作的海的奖励了♪”

你这样说,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了啊。啊啊,真是服了你这个家伙。

不过,我很开心啊。

他坦率的笑了起来。然后,再一次的,轻柔的覆上那熟悉的唇角。

“什么啊,海,真是狡猾。”

狡猾的人是你才对吧?心里默默反驳着,他强势而又温柔的,加深了这个吻。

“啊,糟糕,完全忘记在心里默念了,「幸福的幸子小姐」”

“但是愿望实现了吧?”

“这么说也没错,虽然我其实也没有什么愿望需要实现来着……奇怪,这个纸人偶什么时候破了?我记得我没有撕开啊……”

白色的纸人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撕成了两半,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没有撕开的记忆,不过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想了想便放弃继续回忆,把它折叠好后收到了衣服口袋里。

“已经很晚了,快点回去吧?”

“海~”

突然抛过来了什么东西,他条件反射的接住了那个小巧的银色物体。这是,车钥匙?

真是,看来都准备好了啊。

“回去吧。”

“啊。”

(月歌/恋驱)恐怖游戏时间

#【】内是弹幕

“恋,你是有什么急事要办吗?”

看着狼吞虎咽的搭档,师走驱忙在对方快要被食物噎到了的时候递过去一杯水,有些担心的拍着用力咳嗽的如月恋的肩膀。

辛亏今天始桑和春桑都因为外景工作出差到了外地,否则看到恋这个样子,怕是又要给他一个像是“铁爪功”这样爱的问候了。

猛灌进去几大口水,如月恋才有了一种重新活过来了的感觉。

“没、没有什么事情!”

虽然是相当大声的回答,却怎么听怎么感觉透着一股心虚的意味。

“哦?是吗?”

师走驱没有理会他掩耳盗铃的样子,见没有事就继续吃着自己那份料理。他自顾自的模样相当怡然,让如月恋一时半会儿把握不到自己搭档的心思,只是本能的感觉有点不妙。

“那、那个……驱桑?”

“还有什么事?你不是吃完晚饭了?”

相当冷淡!还有这笑容!绝对是生气了吧!如月恋一边哆哆嗦嗦的收拾着碗筷,一边回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惹对方生气了。想来想去,除了刚才吃饭吃的太猛,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了。可是只是这点事的话,他是绝对不会生气的。

“我回去了!”

丢下这句话,也没敢看师走驱有什么反应,如月恋一溜烟儿的逃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等到他摊到柔软的床铺上,整个人才堪堪松了一口气。

“驱桑到底在生我什么气啊……”

重重的打了一下枕头,如月恋用尽脑力的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得到结果。自暴自弃的在床上滚了一圈,他猛的坐了起来。

“等等,驱桑不会知道我瞒着他的事情了吧?”想着,想着,冷汗冒了出来。“不会的吧……”

如月恋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小秘密,即使是无话不谈的搭档,也不知道这个意外的藏的相当严密的小秘密。他是想过什么时候告诉对方,但想到如果告知就一定会随之而来的漫长说教,不由得就隐瞒了下来。

除了前几天意外出了一点差错,这个秘密被保管得相当好。

“嗯哼,不愧是恋sama!”

想到这,他的精神马上亢奋了起来,动作利落的打开电脑,进入熟悉的网站登记上自己的账号。

“id是‘粉色恶魔‘……然后是密码……”输入最后一个字母,粉色爱心的头像亮了起来。“好啦!”

盯着网页上精心布置的个人页面半天,如月恋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没错,如月恋有一个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小秘密,那就是他是M站上游戏区的一个up主。虽然因为上传的作品比较少,直播也只是偶尔有一次,人气不温不火,但是本人相当自得其乐。作为一个偶像,做这些其实应该上报事务所的,但是当初他头脑一热开的账号,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了相当大的人气,加上因为种种原因,总是错过说明的时机,竟然就一直隐瞒了下来。
做游戏视频和直播的时候也用了变声器,怎么说呢,马甲捂得意外的严实。起码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把他和当红偶像团体的一员联系起来。

今天要做的是久违的直播,玩的是粉丝投票选出来的恐怖游戏。

“如果可以,真的不想玩这个啊……”

盯了屏幕半天,如月恋认命的戴上了耳机。不管是作为偶像,还是作为up主,回应粉丝们的期待,都是一件很令人高兴的事情。

即使是……恐怖游戏,大不了拼了。

就在如月恋视死如归准备点开准备好的恐怖游戏的时候,清亮的敲门声随着熟悉的慢悠悠声音响了起来。

“我来了呦~”

那声音真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想起不久前出的意外,如月恋拍拍脸,认命的回应道。

“门没有锁,进来吧。”

闻言,刚刚解决晚饭的卯月新便慢吞吞的走了进来,相当自来熟的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然后自己坐了下来。他注视着如月恋操作直播工具的动作,虽然脸上依旧是衣服没有表情的模样,但是眼睛里闪着pikapika的光芒,明显兴趣盎然。

他几天前偶然发现了如月恋的小秘密,作为不说出去的代价,就是试着两个人一起直播一次游戏。

“点开这个,就可以开始了。我一会儿会先打开直播工具,你先做好准备啊。”

“了解。”

卯月新点头回答的样子,意外的乖巧。

“为什么会突然想要试试直播啊……而且是恐怖游戏。”明明和他一样,对这类东西的耐性相当差的。

“嘛,挺有意思的不是吗。”卯月新吸了一口拿在手中的草莓牛奶,一点也不用心的催促道。“快点~”

不管是谁,都偶尔会有想要尝(zuo)试(si)新鲜事物的时候,更遑论,这个四月出生的人的好奇心一直是相当茂盛。

“那我开直播了哦。”说着,如月恋打开了直播,即使是经过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也相当活力满满。“大家好~我是‘粉色恶魔‘,好久不见~”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呢】
【恶魔酱欢迎回来】
【如果你再不出现,我要报警了啦】

“哈哈,上次直播是两个月前吧?真是不好意思,最近一直很忙,没有直播的时间。所以今天来玩大家推荐的恐怖游戏《恐怖之森》!对了,这次直播还请来了神秘人A先生一起玩,来打个招呼吧?”

【什么?从来都是一个人玩的恶魔酱终于也找来小伙伴啦】
【期待w】

“大家好~我是刚被命名的神秘人A先生~”

【这声音只让人想到有气无力】
【不觉得A先生的声音很好听吗?】
【真的哎,明明听了就感觉没力气,但是很好听】
【只听声音就知道他一定是个池面!】

“那么就开始游戏吧,我点开了……噫,标题画面这个背景音……”

“嗞——”

“什、什么声音?真是的,这种时候不要用吸管发出这种奇怪的声音啊!ar……A先生!很吓人的!”

【噗,还只是标题而已吧,恶魔酱加油w】
【明明玩其他游戏技术超级厉害的,原来恶魔酱害怕恐怖游戏吗w好棒ww】
【感觉A先生很淡定的样子啊,看起来恐怖耐性一定很高】

不,你们都是被他骗了。如月恋瞄了故作淡定的卯月新一眼,那张即使是面无表情的扑克脸看起来也非常帅气,莫名的让他感觉不爽。

可恶,难道这就是帅哥的优待吗。

“好的,游戏开始了。什么嘛,看起来天气很好的样子,感觉一点也不恐怖嘛。我看看,游戏要求是收集专有的物品,收集齐全就可以逃出森林,嗯,一共是六样物品呢。”

“没有说明是什么东西……要怎么找啊……”

“你看看,右下角有提示。”

“啊,找到了,原来如此……还有你不要继续玩吸管啦,草莓牛奶已经喝完了吧!身边突然响起奇怪的声音很吓人好吗?!”

【A先生神助攻,还有在喝的居然是草莓牛奶吗w】
【感觉有点可爱】

“嗯,继续往前走吧……噫!天怎么突然黑了?!”

“没关系,我们之前发现了蜡烛,好的,点起来了,这光有点弱啊。”

“……啊啊啊啊!!这是什么东西!!!”

画面中突然出现的鬼脸猛的扑了过来,如月恋吓得一下子松开了手柄,失去操作的人物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血淋淋的game over几个大字理所当然的出现在恐怖的背景上,搭配着渗着寒意意的背景音,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没有声音了呢,恶魔酱】
【A先生的声音也听不到了】
【没有被游戏吓到,反而被主播吓到了哈哈哈哈哈】
【喂,还好吗w叫的这么响小心邻居过来来投诉哦w】

“我、我还好,大概。至于邻居来投诉,不用担心,我们宿舍隔音效果很好的,不会影响其他人的啦。”

“喊多大声音都没问题,宿舍隔音超棒的。”

“啊啦,被吓得呆掉了的A先生,终于复活了吗?”

【恶魔酱你还在调侃别人,明明自己也半斤八两的说】
【A先生居然也怕鬼吗,有点意外】
【我也是,还以为他是胆大的类型】

“没错,你们都被他淡定的样子骗了,这个人其实……”

【话说到一半不见了】
【听到了很大的响声,怎么说呢,感觉好痛的样子】
【恶魔酱~还活着吗~】

满屏的弹幕又刷了好一会儿,粉色恶魔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接下来一个小时操纵的人物死了无数次,才勉勉强强通了游戏的序章,但这一关其实算起来只是教学关而已。

简直通关无望,前途艰难。

“抱歉,大家,我休息十分钟,之后再继续玩。”

说完,如月恋关闭了直播间,然后整个人便像煮烂了的海带一样瘫在了地面上身心疲惫,一句话也不想说。至于原本陪在一旁的四月担当,则是在中途就借口要吃皋月葵烤好的点心逃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凄凄惨惨的继续玩游戏。

“好累,感觉即使是练了一天舞也没有这么累……”

“来,吃些点心缓解一下吧。”

“谢谢……唔,好好吃,这个是蓝莓味的……吧?”

话只吐出一半,如月恋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眼前的搭档,愣愣的把咬了一半的点心咽进肚子里。他看看屏幕上还在亮着的直播间,看看随便丢在一边的游戏手柄,慢慢冲着师走驱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那个,驱桑?我、我可以解释的……”

“……我一开始就知道了,你偷偷直播的事情。”

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话,如月恋一下子愣住了。

“我啊,一直在等着你,等你亲口告诉我。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来,我们是搭档,一起解决吧。”

“抱歉……我……”

看见搭档手足无措的模样,师走驱收起那副假装的严肃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看见他笑了,如月恋摸摸自己粉色的头发,不知不觉的跟着弯起嘴角。

“不过啊,恋。”手指抵着如月恋的嘴唇,师走驱轻声说:“这种事情还是要报备事务所才行呢,我和你一起去和始桑说说吧?”

十二月出生的那个人,手指很柔软。

他的眼睛轻快明亮,有星星藏在瞳孔深处,一眨一眨的,就把心闪耀得只看得见他的样子。只想离这个人更近一点,更近一点。

好像被幸福触碰到尾巴尖,下一秒就有什么东西爆炸开来,噼里啪啦的,轰得人晕头转向。

“嗯,好。”

如月恋晕晕的答应了下来,半晌才发现自己答应了什么。想到马上到来的来自年长组的说教,他身后翘起来的尾巴都变得蔫巴巴的,颓废的不成样子。

“好啦,恋。”师走驱拍拍手,语调变得轻快起来。“已经到了十分钟了,你还要直播的吧?”

“可是……”

“我也一起来吧,两个人一起的话,也不会那么可怕了吧?”

“驱桑!”

如月恋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好像一瞬间看到了对方身上的天使翅膀。

重新开始直播,是在此之后三分钟发生的事情。

至于本来的一人份尖叫变成了两人份,使得粉丝意外的开心,拉了不少路人入坑,“粉色恶魔”默默的涨了很多新粉,还在M站首页小火了一把,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阳夜]晚安

#借用了帝国paro,突来的短打

早晨,4点30分。

顺从着生物钟醒来。拉开轻薄的窗帘便看到遥远天空坠着的几颗明亮星子,今天会是个好天气。

整理床铺,洗漱,准备早餐。

两份半熟的荷包蛋,以及对应的培根。顺便做好了一份沙拉,切水果的时候,恍然想起了什么,不远处冒着热气的料理被小心的摆放在白色的瓷盘里,看起来就令人感到很有食欲。

算了,幸好是一个人也可以勉强解决的分量。

房间里还是有些灰暗,于是打开灯,大概是因为早起脑袋还有一点模糊,准备坐下的时候习惯性的把盘子放到对面的椅子前。

愣了一下,感到有些好笑的收回做了一半的动作,开始了一个人的早餐。

犯了平时不会做出的错误,煎蛋里好像放了太多的辣椒。本来就不是擅长吃辣的人,勉强自己吃下去的后果就是眼睛都被辣得不停的掉下眼泪,拿出手帕胡乱的擦了几下,却还是难受的止不住泪水。

于是中途去洗了一下脸,总算是吃完了早餐。

强迫自己吃了几乎是日常两倍的食物,肚子撑得很难受。

大概是被辣得太厉害的后遗症,眼睛酸涩,胸口像是堵了什么东西,闷闷的,不是很想动。

休息了一会儿,待整理好餐桌,天色已经亮了起来。

关掉灯,打开衣柜。

因为平时多是穿着军服,又不像那个家伙有习惯打扮的喜好,柜子里装的多是些造型简便的私服,连柜内空间的一半都没有填满。

随手拿出几件出来试了一下,感觉都不是很合适。说起来,与那个人不同,自己一直就不是很擅长这类事情。

感觉有什么在拉扯自己的裤脚,低下头的时候便看到两个毛茸茸的小东西一边拽着自己一边焦急的指着什么。安抚性的摸了摸它们的头,便拿起了不知什么时候放在一旁的黑色衣服。

有些大胆的、不是自己平时习惯的设计,但是不得不说,穿起来的感觉却是庄重又不失明快。

这套衣服被擅自摆到衣柜里的时候自己还闹了一阵别扭,没想到穿起来的效果真的像说起来的那么好,当成正装来穿也完全没有问题。

时尚的人的品味果然很好呢,不由得这么想。

有阳光洒在裸露的皮肤上,暖暖的,给人一种好像可以把人整个温暖起来的错觉。

像是眼睛,像是手臂,像是心脏,仿佛都被太阳烤得暖烘烘的,那么用力那么用力,说的就像真的一样。

拿好钥匙,准备出门。

外面的天气果然很好,蔚蓝的天空找不到一片多余的云彩,前几日持续的降雨,听起来倒是像是不好笑的玩笑。

雨水真是很好的东西呢,只要被它冲刷过,那些不应该存在的气味,都不见了,余下淡淡的青草气息,一如曾经共同度过的无数个平静的昨日。

路上去花店买了束花,是店员推荐的,十分明亮耀眼的颜色。

像那个家伙一样。

「来得有些晚了,抱歉呢。」

整理好濒临崩溃的心,花费了比想象中要多得多的时间。

「我啊,果然是个懦弱的人啊。」

如果不是大家还在身边,也许就和你一起离开了。但是假如真的这么做了,第一个饶不了自己的,一定就是你了吧。

「但是呢,阳,想要振作起来,真的很不容易呢。」

讨厌,想要笑着的,依旧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的从眼角跑了出来。

「你啊,还笑得真的开心……」

冰冷的,石碑的温度。

火般的发色即使依托在黑白的相片上,仍然是那么热烈的模样。

「我啊,决定继续走下去。」

连同你的那份一起。

等到和你再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和你好好的抱怨一番。
这注定会是很长很长的说教,你可准备好了,要抱怨的东西,可是有一大堆呢。

「睡个好觉吧。」

晚安。


『if 一方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