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ru

安定的素食

#ツキプロ2019

#ツキプロ2019

2019  sq


2019   alive

【恋驱】吵架

#是驱驱的生贺(〃°ω°〃)♡

#恋驱交往前提

#love&peace♬

“恋君,接下来就要到的你出场了哦,请准备一下。”

“好~”

粉色头发的年轻idol像往常那样举手回应着工作人员,从歇息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转过身的时候,眼角余光正好瞥见自己的搭档在舞台上活力四射的模样,笑容满满的摆出最后一个帅气的pose。

赶往舞台的路上理顺当然的遇上了刚刚表演结束的师走驱,粉色的脑袋犹豫的晃了一晃儿,却见那个熟悉的金色身影毫不犹豫的与他擦身而过,没有丝毫停顿的朝着休息室走去。

本来想说些什么的话就被硬生生的堵回了嘴巴里。

“什么嘛,我也是……”

有些委屈嘟囔着,他用力摇摇头,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重新挂起明亮的笑容,走向属于自己的舞台。

如月恋和师走驱已经冷战三天了,这对于即使发生偶尔的吵架也会在两小时内和好的两个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工作大多安排在一起,令人不禁想吐槽“你们是捆绑销售嘛”
的两个人,不管是在月野寮还是在摄影棚,大部分时间都是紧密相伴的状态。

即使是处于冷战中,一天二十四小时中也几乎有四分之三的份额都是不得不在一起的情况。

两天前就已经忍不住想要向对方道歉和好的如月恋,不知道为何却总是无法踏出那最关键的一步。

“所以说,你去认真道歉就好了嘛,反正会吵架肯定是你的错。”

卯月新用喝了一半的草莓牛奶盒子轻轻拍了拍蔫答答的粉色脑袋,漫不经心的给出身为前辈的建议。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会是我的错啦!超级让人不爽的!虽然的确应该是我的错啦……”

“你去认真道歉不就好了,肯定会被原谅的嘛。”

“问题就是,前天我就已经去道歉了啊,可是……”

如月恋想起了不久前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禁苦恼的揉乱了他那一头本就有些凌乱的头发。

*

“驱桑,对不起!冰箱里的那个你的抹茶布丁是我偷吃的!原谅我吧!”

瞟了一眼正在双手合十,努力道歉的搭档,师走驱正在整理衣服的手顿了顿,又若无其事的继续整理起来。

“虽然布丁的事我也很生气,但让我真正生气的事,不是这个。”

如月恋愣了一下,忙在心里寻找最近自己还做了什么会让他生气的事。

“那,是我上次不小心吃掉的红豆包?还是偷咬了一口的你的可丽饼?要不然……”

结果,还没等他说完,就被搭档扔出的枕头“嘭”的一声砸到了门外。

“都!不!是!”师走驱明显生气了的声音从门后传了过来,“如果不知道你那里做错了的话,就不用再过来了!”

*

回忆结束,如月恋又有气无力的瘫在了桌面上,化成一滩黏糊糊的粉色史莱姆。

“我到底该怎么办嘛……”

连对面卯月新满足表情的嘲笑他“粉色脑袋”,都没有力气站起来反驳了。

大概是觉得笑够了,卯月新轻轻咳了一声,把已经结束使命的草莓牛奶盒子放到一边,说道。

“毕竟你请了我草莓牛奶,作为认真负责的好前辈,需要给你一些建议。”

虽然小声抱怨着“你说的好前辈那是谁啊?”,如月恋还是小心的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他接下来的话。

“根据我从葵那里得来的情报……大概是在四天前,你在晚上的时候是不是做了什么惹他生气的事情?”

“四天前的晚上?我没做什么啊,就是普通的去了驱桑的房间,两个人一起玩了新发售游戏,然后……啊?!”

想到了什么的如月恋猛的站了起来。

“该不会是……?呜哇……”

他抓狂的抱着自己的头,恨不得给两天前信心满满的去道歉的自己狠狠一拳。他简直就是一个大笨蛋,到底是为什么会对自己存在着那么大自信的啊?

“想到了?”

“啊,嗯。我,我先去驱桑的房间了。新,今天谢谢你啦!”

毕竟住在同一楼层的不同房间,当如月恋跑到师走驱房间门口的时候,也才花费不到30秒的时间。

他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

“驱桑……?”

没有得到回应。门因为他敲门的力道打开了一道缝隙,隐隐可以看见屋内一角。

自己的搭档没有关紧门。意识到这一点,如月恋狠狠咽了口口水,鼓起勇气推开了门。

“我进来了哦?”

门打开的时候,果然看见师走驱正坐在床上拿着一本书看,看来提前预感到了他的到来,却完全无视了他。

装作看书的师走驱借着书页的缝隙偷瞄着战战兢兢走进来的粉色物体,看着对方那后悔到不行的样子,努力维持了几天的冷漠表象不禁一软。

虽然那个笨蛋没意识到我为什么这么生气,但是这几天他已经很可怜了……要不然还是原谅他吧?

就在大度的师走驱先生打算放缓态度的时候,猝不及防迎来了自己搭档的九十度鞠躬以及响亮的道歉声。

“对不起!我不该亲在你脖子上的,明明第二天有杂志拍摄的,不能留下明显的印记……”

师走驱一愣,回过神来漫天的红色猛的爬上整个脸庞。

他顾不上什么看书的伪装,连忙拿书用力的拍向那个粉色的脑袋,堪堪止住了对方已经说出了一半的话。

“笨、笨蛋!不要说的这么大声啊!”

“没关系,宿舍隔音效果很好的!”

“所以说!你进来的时候没有关门啊!”没一会功夫整个脸已经红透了的十二月担当把书丢过去后又拽起放在身后的枕头,狠狠的砸了过去。“你给我出去!”

明明是道歉却再一次被赶到门外的如月恋一瞬间没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楞楞的捡起枕头抱在怀里,下意识的蹭了蹭。

“怎么感觉这种情况似曾相识……?”

好半天他才反应刚刚发生了什么,意识到自己又干出更傻的事的时候,懊悔得简直想打死几分钟前的自己。

“驱、驱桑!我、我错了,对不起QAQ”

听着门后不停传来的道歉声,师走驱把自己埋在了柔软的被褥里面,拒绝理会那个粉色笨蛋的声音。

只留下染上浅粉的耳朵,在空气中时不时的抖动。

“恋他真是的……一个人在外面待着吧!”

看来距离两个人真正的和解,还需要一段不小的时间。







【双子/QUELL】星星

#以壱流为视角的第一人称注意,双子一起看星星的小故事

#无cp要素

「壱流?居然穿这么少坐在外面……」

糟糕,听壱星的声音感觉好像有点不妙。

午后的阳台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十分温暖。不知不觉中太阳早已沉入西方的地平线,气温也随着阳光的离去一下子降了下来。

不是没有觉察到变化的温度,只是懒得去拿外套,所以干脆就这样继续待在阳台这件事……和壱星说的话一定会惹他生气的吧。

虽然我觉得他已经全部知道了。

这个时候,还是直接道歉比较好吧。

回过头,果然看见了壱星显得有些生气的眼睛。我连忙双手合十,说道。

「对不起,以后不会这样了。」

「……真是的,英知也说过,最近昼夜温差变化很大,要小心注意不要生病吧。」

什么柔软的编织物被小心的披到了身体上,壱星一边小声抱怨着一边靠了过来。我稍稍往左边移了移,空出一小块坐的位置。

浅色的毛毯因为藏入了两个人而变得愈加温暖。

「今天一天都一个人待在这里?」

「嗯,从早上开始。」

我和壱星的工作基本都在一起,今天却难得的只有我一个人是off,壱星和英知一起,柊羽则是单独一个人的工作。

因为是久违的一个人在宿舍,吃早餐的时候柊羽和英知担心的嘱咐了好久……就连壱星,也在中午的休息时间接连发过来好几条短消息。

不得不一个人一个人认真的安抚过去,等到终于全部回复完毕的时候,肚子已经不知不觉的叫起来了。

「壱流一个人待在宿舍的话,不会寂寞吗?」

「才不会,而且只有一天,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这句话只在这里说哦。

寂寞什么的,可能,只是可能吧,有一点点。

坐在阳台边,阳光暖洋洋地洒在身上,不需要怎么动身体就会被温暖包裹,整个人不知不觉变得有些惫懒。

总感觉如果坐在这里,回过头就可以看见他们像往常一样在公共房间忙来忙去的模样……不小心就从早晨待到了晚上。

等到黑暗占据了视野,遥远天空又有明亮的光芒忽忽闪闪地点燃。

令人更加不忍离开。

然后就被壱星发现自己没有穿外套,结果害他担心了。

「在看星星吗?」

壱星的头发在我的鼻子边上摇来摇去,毛茸茸的,有点痒。

我伸手把晃到眼前的发丝拨到一旁,抬头望向晴朗的夜空。

镶嵌于遥远天幕的星星仿佛一颗颗无价的宝石,我找不出什么更加完美的词去形容它们,只是望着天空,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从静默的心湖悄悄升起。

如果是壱星的话,会知道什么合适的词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我看向壱星,他像是感受到我此刻在想什么似的,冲着我露出一个微笑。

他说。

「真是漂亮的星星呢……感觉可以实现人的愿望。」

「……实现愿望?」

「有‘只要向着最明亮的那颗星许愿,愿望就会实现‘这样的说法。」

「我只听说过在有流星的时候许愿这个说法哎。」

「可是有这种说法也不赖吧。」

「说的也是。」

我不禁望向夜空。哪颗星是最明亮的呢?是因为天气很好的缘故吗,总觉得今晚的星星都特别明亮,它们一个接着一个争先恐后地发着光,根本找不到最亮的那一颗。

纠结了一会儿,我指向挂在西方的那颗星星。

「最亮的是这颗吧?」

可惜的是,显然壱星和我有不同的看法。他指向了相反方向的那一颗。

「我觉得是这个。」

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那颗星星的确很明亮,不过我的也不差。

「要找出最亮的那一颗星星很困难呢。」

「是啊,感觉哪个都像是最亮的样子。」

聊着聊着,慢慢安静了下来。

壱星的体温伴着柔软的毛毯妥帖的温暖着夜风中有些微凉的身体,实在是太舒服了,睡意一下子涌了出来。

就在我忍不住想要打哈欠的时候,壱星像是发现了什么,望向天空的眼睛闪闪发光。

缠绵的睡意被壱星突然提高的声音赶跑了一多半。我打起精神,朝着他遥遥指着的方向望过去。

那是与周围耀眼的小家伙们相比,黯淡了许多的一颗星星。

「壱流,你看,那一颗就是北极星。」

从壱星口中说出的是就算是不怎么关注这方面的我也知道的大名鼎鼎的星星,没想到是这么普通的模样,稍微感觉有些意外。

「没想到居然能找到这个,好厉害。」

「是上次柊羽教我的,看,北边那三颗明亮一点的组成M形状的星星,把它们连一连,就可以找到北极星了。」

尽管壱星很详细的和我解释了,但是听不懂的东西到底还是无论如何也听不懂。

我装作已经很懂了的“嗯嗯”点着头,努力的想要应付过去。

壱星小声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他果然知道我实际上根本没有明白的事情。不懂就是不懂,我也没办法的嘛。

又安静的看了一会儿星空,我们就随意的聊起了其他的东西。

「今天的工作是和英知一起的吧?是一个人先回来的吗?」

听到我的疑问,壱星点了点头。

「我的工作结束的比较早,但是英知好像要忙到很晚的样子,就拜托灰月桑让我搭他的车一起先回来了。」

如果我也在的话,壱星大概会等英知结束工作后再一起回来吧。

「感觉北极星和英知很像。」

不知道什么时候,壱星又望向了夜空。

他抬起手,指着那颗不是特别明亮却让人无法忽视的星星。

只是身为二等星的它也许没有其他明亮的星星那样吸引人的光华,但它是如此重要,为迷途的人们默默的发着永不熄灭的光芒。

「那柊羽的话就是那一颗吧?」

我指着天空正中央的那颗星星说道。

那是一颗又大又亮的星星,有三颗略微小一点的星星紧紧围绕着它,像是在夜幕上团成了一个小小的明亮的圆圈。

「英知的……」

壱星的手指着英知的星星向我这边划过来。

「和柊羽的……」

我指着柊羽的星星也在半空中向着他划了过去。

慢慢的,两个人的手指碰到了一起。

「真好呢,壱流。」

「真好呢,壱星。」

我们对视着,不约而同地藏在毛毯里,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柊羽的那颗星星不知道是什么名字啊。」

「等他回来问一问吧,感觉他一定会知道的。」

「柊羽本身就给人一种他什么都可以做到的感觉呢……说不定这里颗星星其实叫作‘无所不能星‘之类的?」

「不会有壱流你说的这种奇怪的称呼的啦。」

明明这是个超级无敌棒的名字。

壱星还真不了解它的美感。可惜。

「那你说什么名字比较好?」

听到我的话,壱星难得露出了感到困扰的神色。他想了一会儿,说。

「……‘柊羽星‘这样的?」

没等我说什么,他先钻进毛毯里挡住了脸,被编织物阻挡而变得有些模糊不清的声音颤颤巍巍的传了出来。

「……输掉了。」

壱星这样害羞的样子非常难得,真的是特别可爱。

我忍不住隔着毛毯揉了揉他的头发,就像英知经常对我们做的那样。

视线不知道为什么转向了在黑暗中发着淡淡微光的时钟。

已经快到晚上九点了啊。

「柊羽……英知……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壱星很快回答了我,他对行程时间这类的东西一向记得很清楚。可能是有人记得就放松了警戒心,关于行程安排我总是只记个大概,虽然按照壱星的说法我只是自己太懒在找借口而已。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英知的话大概在十点左右,柊羽会再晚一点的样子。」

「反正现在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先把今天的晚餐做好吧。」

「好啊。」

那么晚上要做些什么好呢。

这种话自己说有点不好意思,尽管在料理方面只是初学者,但是为了能够好好的帮上忙,我可是有下了功夫努力学习的。

我们两个人都是同样的心情。

「机会难得,不如做一些有关星星的料理吧。不用太复杂,像是把什么切成星星的形状这样的……」

「我们也可以做的,简单又漂亮的星星料理。」

两个人的目光触及到了一起。

「就决定是它了!」

我们异口同声的说着,立刻为晚餐的准备而忙碌起来。

[郁泪]恋爱的颜色

☆10.06郁泪日快乐(*/ω\*)想要吃糖

☆渣文笔+安定的我流ooc 注意

/

/

——如果可以喜欢上一个人的话
——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从剧组回来的路上,发现了格外可爱的花朵。

不知名的粉色小花在六月的微风中轻轻摇荡着,被逐渐沉入地平线的夕阳染上朦胧的暖色。

“恋爱是粉色的吗……?”

曾经读过的书中字句猛地闯入脑海里,不知不觉便缓缓地自嘴中流泻而出。

回过神来的时候,握在手中的智能手机已经储存好了刚刚拍摄的照片。没等大脑好好思考,他就已经熟练的打开电子邮件页面,把花朵的照片传送了过去。

「听说这是恋爱的颜色呢?」

附上了这样的标题,对方收到的时候,也只会感到奇怪的笑笑吧。

这个时间郁君大概还在忙着工作,不会很快看到新消息的吧。又蹲着看了风中摇曳的可爱花朵一会儿,感觉到有些累了便站了起来。他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打算把一直拿在手里的智能手机收到口袋里。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收到新消息的声音。

打开一看,果然是那个人发来的消息。

「真是可爱的花朵呢」

「说到代表恋爱的颜色的话,好像也听说过蓝色是恋爱的颜色这个说法,虽然我忘记是在哪里听说过了。」

他想了想,发了一条新消息过去。

「真稀奇,郁君会对恋爱的话题感兴趣吗?」

没有马上收到回信。可能刚才是在工作间隙看到他发来的照片,正好有时间就回复了吧。现在没有回消息,应该是又忙起来了。

“啊,电车的时间快到了。”

虽然想着错过了这一班电车搭乘下一辆也没关系,脚下的步伐还是不由得加快。努力的大迈步后传到耳朵边缘的车门关闭的声音,令人不禁感到安心下来。

等找到空闲座位坐下,有时间拿出智能手机翻看时,才察觉到对面已经发过来了新的消息。

「啊,抱歉,泪,刚刚正好在拍摄,没来得及回复消息,现在已经结束准备回去了。」

「恋爱的话题啊……虽然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对这个还是蛮感兴趣的呢。哈哈,可能是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多少有些好奇吧。」

意外收到这样的话语,他盯着发着淡淡微光的屏幕许久,才慢慢的打下回复。

「郁君向往着恋爱吗?」

这一次,新的消息很快传送了过来。

「与其说是向往着恋爱,不如说是向往着‘喜欢‘这一种情感吧……像是粉色那种轻飘飘而又甜蜜的恋爱,或者像是蓝色那种平和深沉的爱情……听到的多了,偶尔会期待这种未知的情感呢。」

「自己这么讨论着“恋爱”总感觉有些害羞啊。不过既然提起来了,泪觉得,恋爱是什么颜色的?不回答也没关系啦,只是突然想到就问一问」

恋爱的颜色吗……?

有粉色的花朵在脑海中绽放,一朵,两朵,乃至任性的占据了整个心田,肆意满开着。

「我不知道。不过花的话,是粉色的。」

「郁君说向往着‘喜欢‘这一种感情……如果可以喜欢上一个人的话,郁君希望是什么样的人呢?」

仿佛是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似的,打好的字句又马上忍不住删掉了。只是,他盯着着空白的发送栏好几秒,手指再次按出了同样的文字。

自然而然的发送。

偶尔任性一下也没关系吧。只有自己这样一直忐忑不安着,也太狡猾了。

而且,也许对方完全体会不到自己这样问的意义……

可即使是自作多情,得到的不是理想中的答复,他想,他也会很开心的吧。

能有现在这样幸福的日常,是过去生活在只有音乐的世界的他曾经无法想象的事情。已经这么幸福了的他,已经拥有了这么多本不该被触及的宝物的他,还想要贪图更多东西……是可以被允许的吗?

想着只有自己不安很狡猾什么的……可是狡猾的那一个,从来只是自己吧,他知道的。

“没有新消息呢。”

他仰起头,电车顶部白色的灯光像疾风一样呼啦啦的闯进了有些酸涩的眼睛里,给人带来一种奇怪的疼痛感。

果然,突然这么问,对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吧。

还有几站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他最后瞥了一眼白色的屏幕,一如意料之中还是只有已经读取的寥寥语句。抬起的手顿了顿,准备把它收起来。

结果手上的动作还没来得及做成一半,收到新消息的提示音就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清脆、短促的电子音像是小小的蜜蜂一般“叮”的一声吻上心口。

短暂的沉默。

仅仅是轻轻按动按键的动作,似乎都变得莫名的沉重。

有什么在按压着手指,叫嚣着阻止他打开。另一边却又有什么在大声呐喊着,催促着犹豫不决的心。

撕扯着,躁动着,然后在一片寂静中,什么东西鼓开了小小的土包,一个,又一个,接连不断的冒了出来,怎么阻挡也只是白费力气而已。

……如果可以喜欢上一个人的话,你希望是什么样的人呢?

……

……

「我希望这个人是你」

……

……

而后,大簇大簇的花朵,终于热烈地开放。

【海隼】深夜的吻

☆试着写了一下深夜六十分,短打

☆路灯/都市传说/笨拙的温柔

@海隼同人主页

/

/

“居然把魔王大人一个人丢在这里,我可要好好地夸奖你一下哦?”

“什么啊,突然发短消息说要过来,被吓到的是我才对吧?我可是刚结束节目录制就拼命赶过来了啊,隼。”

微薄的白色水雾渐渐消散在秋日凉薄的空气中,运动后的掌心微微发热,是恰到好处的温度。

仿佛提前预示到中场休息时间,刚好在他拿起智能手机时传送到的短消息,准时得颇让人想要露出苦笑。

只剩下不到四十分钟的录制时间,竟然也逐渐变得漫长起来。像这种深夜突然说要一个人过来,即使对方是那样轻描淡写的语气,果然还是会感到担心的吧。

“是海的错哦?”

“好,好,是我的错啦。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没有多想就承认了错误,然后便放心的露出了笑容。

路边暖黄色的灯光落在那个人白色的身影上,笼着一层朦胧的光晕。仿佛要溶化在这莫名温柔的夜色中,连心也变得格外柔软起来。

“而且这是奖励,对辛苦工作的海的奖励♪”

“已经很晚了啊,隼。”他看了一眼时间,现在距离零点刚好还有五分钟。

“「深夜的幸子小姐」”

“嗯?啊,是昨天晚上恋说过的那个吧,最近在学生中流行起来的,「深夜的幸子小姐」怪谈什么的。”

午夜零点时,拿着纸人偶,闭着眼睛站在路灯下在心里默念“幸子小姐,带来幸福的幸子小姐”三遍,然后把纸人偶撕破,幸子小姐就会出现,实现你的愿望。

“隼,你对这种都市怪谈感兴趣?说起来以前在上学的时候也很流行的啊,像是「笔仙」之类的,虽然我没有关注过,但是在女生之间好像人气很高……等等,隼,你手中拿的是什么?”

莫名出现在自家队长手里的东西,毫无疑问的是被叫做纸人偶的手工制品。

白色的魔王大人把其中一个塞到有些愣神的搭档手中,理所当然的说道。

“海,来玩吧~”

“……真是的。”

说起来,他是不太相信这些东西的。即使平日里某个人引发的灵异事件几乎可以称之为日常,对于这些都市怪谈的事物,他多是处于旁观的态度。

该说是习惯好呢,还是不感兴趣呢。不过偶尔玩一下,感觉也没什么关系。

看着眼前那个人兴致勃勃的模样,他顺应对方的话握住纸人偶,然后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还有30秒~海,不要睁开眼睛哦~”

“我不会睁开的啦。突然说要玩这个,虽然只是顺便问问,隼,你也有想要幸子小姐实现的愿望吗?哈哈,不过不太可能啊……”

“……有哦。”

“隼的话,感觉有点意外呢。”

“是吗?需要幸子小姐实现的愿望,我也是有的哦。”

脸侧感觉到温热的吐息。这个家伙是凑过来了吗?这样想着,他却没有睁开眼睛。

“三、二……一。好啦,现在是深夜的幸子小姐时间~”

什么啊,那个「深夜的幸子小姐时间」。

令人哭笑不得的轻快声音在耳畔响起。是不是要按照步骤在心里默念咒语呢,这样思考着的时候,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轻轻覆盖上自己的唇瓣。

这是一个吻。

冷冽的、携带着十一月的飘雪气息的吻,不知不觉的变得深刻起来。

是这暖色灯光的缘故吧。今晚的夜色,实在是太过温柔了一些。

“看,幸子小姐,实现愿望了吧?”

“真是狡猾啊,隼。”

“都说是给努力工作的海的奖励了♪”

你这样说,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了啊。啊啊,真是服了你这个家伙。

不过,我很开心啊。

他坦率的笑了起来。然后,再一次的,轻柔的覆上那熟悉的唇角。

“什么啊,海,真是狡猾。”

狡猾的人是你才对吧?心里默默反驳着,他强势而又温柔的,加深了这个吻。

“啊,糟糕,完全忘记在心里默念了,「幸福的幸子小姐」”

“但是愿望实现了吧?”

“这么说也没错,虽然我其实也没有什么愿望需要实现来着……奇怪,这个纸人偶什么时候破了?我记得我没有撕开啊……”

白色的纸人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撕成了两半,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没有撕开的记忆,不过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想了想便放弃继续回忆,把它折叠好后收到了衣服口袋里。

“已经很晚了,快点回去吧?”

“海~”

突然抛过来了什么东西,他条件反射的接住了那个小巧的银色物体。这是,车钥匙?

真是,看来都准备好了啊。

“回去吧。”

“啊。”